汇人慧语 当前位置:上海文明网>徐汇文明网>汇人慧语
零距离感悟白衣天使的情怀
来源:徐汇文明网   时间:2019-02-01

  根据上海德育之星、西南位育党委书记金琪老师和天平德育圈发起人、上海社科院王泠一博士的共同建议,我在这个寒假走出天平、走出徐汇,以企发现一个更加丰满、更加深情的上海。在好些热心人的帮助下,我得以和二年级的方文轩同学、以及同样五年级的徐相麒同学组成了联合小组,获得了采访黄浦江边的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的绝好机会。以下是我们先分工、再合成的内容和心得体会。

  一、徐迎佳:早就养成了开灯也能睡着的职业习惯

翁同学采访徐迎佳主任

  徐迎佳:医学博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后。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复旦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2019年1月26日,我有幸按约在五院采访到了她。徐博士平易亲和,就像我的一个大姐姐。采访过程很快乐!

  采访从徐主任自我介绍说起:“大学毕业我分配在上海市胸科医院,并在胸科医院工作20多年,期间出国5年,归国后成为上海第五人民医院引进学科带头人,第一次来五院面试时是第一次来,来这么远的地方,作为上海人走到不认识了,现在每天开车上下班要40分钟左右,还不包括堵车时间,每天往返要50多公里,我从一个市级三甲专科医院来到远郊的区域医疗中心,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我们五院的优势在于可以很好的承上启下,我师弟也来过,一起同台做手术,一起交流,不同的师傅能够学到不同的技艺,博采众家之长,我们五院和中山医院、瑞金医院,以及经常和同行的医院专家们一起交流,一起做手术,通过交流可以更加深刻地了解行业的动态,使自己的知识不停地更新。各行业都差不多,医学指南、药物基本三到五年就会全部更新了,医生一直在考试,从住院医生考到主治医生,主治医生考到副主任医生,从副主任再考到主任,当了主治医生后还得不停地学习和考试,不学习不行,医疗行业的水平不断在发展和进步,医学方案和器械药物等都在不断地更新和进步,必须一直学习才能不断地进步”!

  徐主任说:“学医是个非常漫长的成长过程,光读书就用了近25年,同届搞金融的同学都买车、买房时,我还在骑自行车租房子,当年的工资收入仅金融类同学的三分之一,要能够甘于贫穷、甘于寂寞和孤独,才能慢慢成长,像我90年代读医科大学的,现在一个小班里基本一半以上都不做医生了,坚持不下来。孩子小的时候,一直租房住,连摆玩具的地方都没有;后来下决心就是贷款也要买房子,不为自己,孩子也要有个空间。每个职业都有它的艰辛、工作压力;大多数人看病都比较难,能拖则拖,医院分科也越来越细,时常没有全面解决问题,有的通过网上查阅进行自行诊断,往往错误诊断而且影响最佳治疗时间”。

  作为心内科主任,徐医生还告诉我,“现在得天天备班以解决科室里的任何问题。有特殊情况就得及时赶到医院来,不同级别的医生会有不同级别的烦恼!但是天天365天都要备班,365天手机不能关机,晚上最怕听到电话铃声。从年纪轻的时候就一直值班,早年值班用CALL机,CALL机响了,你要么回电话,要么去看病人。值班医生一个晚上起来十几次很平常的,训练到自己习惯到可以开灯睡觉,值班室的设计不一定灯开关就在手边,为了更快地随时投入工作当中去,免去了开灯的一个环节。另值班时将电话机拉根线,拖到值班室床头边上,做到可以随时看CALL机、接电话,解决完问题后再睡觉。现在变成在家里睡觉也得开着床头灯才能睡着,值班手机响,也方便即时接听、处理工作。除极端问题需要立即思考处理方案外,电话一放下又接着睡,不然就会影响到第二天的工作状态。一般人调整不好,很容易神经衰弱的。每个职业有每个职业的辛苦,我们不能像是卖错货的,可以退换货,医生面对的就是生命,当然大家不允许你出错。当然我们也是人,不可能完全不出错,有时候医患之间就得相互理解,包括医生面对的风险和挑战。家里没有人做医生的对此就很难理解,像我父母就很能理解,因为我们家里二位医生,其实我们是最真心最希望患者健康起来的。因为作为医生的职业,如我是心脏内科医生,患者好了才是我们职业最大的满足感”。

  (作者翁黇懋单位:上海市高安路第一小学五年级新民周刊班)

  二、姜红燕护士长:南丁格尔小队正在茁状成长

徐同学采访姜红燕护士长

  2019年1月27日,马上就要到春节了,我去采访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的护士长姜红燕。走进急诊大厅,只见大厅里排满了床,医生护士们忙得不可开交,有的在给病人治病,有的在询问病人的情况,一片忙碌的景象。

  我乘上电梯,直奔六楼。护士长阿姨就出现在我的眼前。经过采访,我得知这位姜护士长是一位地道的闵行人。她毕业于闵行卫生学校,来到医院后在第一位老师董桂琴护士长的指导下开始了工作。

  如今,姜护士长已经工作20年了。她告诉我,她从业以来记忆最深刻的事有两件。第一件事:无论在胸外科,还是后来到消化内科,她认为,要认真做好本职工作。护士的工作是要理解病人、照顾病人,用一颗爱心去减轻病人的痛苦。因此她在同事和病人之间都建立了很好的感情。离开了原来的科室后,还有许多老病人来找她,有原来的同事找她,还带了护手霜送给她,让她非常感动和温暖。第二件事是:她刚做护士长的时候,父亲突然生病了,就去胸科医院开刀。做完手术后就住院了,照顾病人所有的护理都是护士长阿姨做的。从一个护士长的角度转变成一个家属的角度,她有了很深的感悟。听了这二个故事,我觉得做护士是辛苦的,是高兴的,是有责任感的。

  后来,我又问了大家十分关心的医患关系,她胸有成竹地说:“医患关系更理性了,如果我们继续保持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的精神,那么医患关系也肯定会逐步改善。”

  她还告诉我,南丁格尔是英国的一名护士,是现代护理教育的奠基创始人。她开创了护理事业,让昔日地位低微的护理工作成为崇高的象征。护士长阿姨还告诉我,以前护士不叫护士,是修女,是南丁格尔的出现才有了护士这个名字。这是多么神圣的一个职业!

  最后,护士长阿姨告诉我五院的南丁格尔小队在茁状成长,南丁格尔的事业在发扬广大。每当临床的用血量进入高峰时,护理部都有很多青年志愿者参与无偿献血,加入中华骨髓库志愿者队伍。入夏后,急诊患者明显增加,急诊就诊人数徘徊在接诊能力极限时,面对如此严峻的状况,南丁格尔护理志愿者们积极利用下班后的业余时间支援急诊科。现在还不断有志愿者加入,在社区、学校开展志愿服务。听了后,我想,虽然南丁格尔小队的工作强度大,工作环境复杂,但是他们用自己的热忱,用爱心、耐心和细心对待每一位病人,认真对待每一天的工作和每一次的志愿服务,用行动实践着志愿者的誓言。

  (作者徐相麒单位:上海市闵行区江川路小学南校区五年级)

  三、吕飞舟:从骨科名医到有温度的五院院长

方同学采访吕飞舟院长

  2019年1月28日,我去瑞丽路的五院采访吕飞舟院长。外婆曾告诉我,五院,是我们老闵行人很熟悉的一家医院,我和妈妈、还有妹妹都是在这里出生。

  我在采访吕院长之前,看了很多有关五院的资料。五院的全称是“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五院以前并不叫“五院”,也不在闵行区。原来,在1904年的时候,英国人在上海旧公共租界建立了“西人隔离医院”。如今的五院已经115岁了,而上海的一些三甲医院都没有它历史长呢!1945年,医院改名为“上海市立第五医院”,这就是“五院”名字的由来。1960年,因为闵行卫星城成立,上海市政府决定把五院搬到闵行。从此,五院就服务闵行人民直到今天。

  我也特意在网上查了吕院长的名字。“飞舟”,取自毛主席写的《沁园春·长沙》最后一句“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这首词我们华二紫竹的文艺晚会上正好表演过,我在参加表演之前老师特地给我们讲解过呢,所以我有印象。

  吕院长不仅是五院的院长,他还是华山医院骨科的领军人物,所以平时的工作非常忙。但是,吕院长特意抽出了节前时间,在他五院的办公室里接受了我的采访。这可是一个名医辈出的地方,吕院长先给我介绍了五院历史上的两位名医。

  第一位名医是俞庆庆先生,他是浙江湖州人,和我爸爸是同乡。俞庆庆是解放前上海第一医学院的毕业生,曾被评为“上海市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和“上海市劳动模范”。俞庆庆也当过五院的院长,除了医术精湛,最主要的贡献是作为国际医防服务队十八队大队长、去了抗美援朝前线一年多。我当然知道战争是非常危险的,但吕院长很坚定地告诉我,这就是医生的使命和奉献。还有一位名医是“中国热带病的鼻祖”应元岳。我觉得学医是很难的,学好英语也不容易,而应元岳先生1921年就在美国获得医学博士,这也太厉害了吧!作为中国第一代热带病专家,应元岳选择在那个年代并不出名的五院工作,我觉得他很伟大。

  在我看来,吕院长也是五院的名医,而且,这样的名医五院有很多。因为现在的五院和以前不一样了,自从2016年“华山-五院-闵行”医疗联合体成立以来,老闵行的病人也能找名医看病了。因为五院是三乙,但三甲的华山医院也会源源不断送名医来五院。说到这个,吕院长非常自豪。他告诉我,闵行区的医疗改革,可以说走在了上海社会事业发展的前列。“很多闵行的医改模式,在全国也很出名。”这一点,我查过新闻报道的相关纪录,现在的闵行已经有8个“医联体”、4个专科联盟和4个社会办医“医联体”,数量种类在上海都是领先的。

  吕院长很看好“健康闵行”的前景。他说,闵行接下来要做康联体,“以前医联体是看病,而康联体则是关注健康。坚持预防为主,强化‘治未病’。”吕院长还具体解释说:以前我们是生了病去医院,希望有好的医疗资源,现在是希望大家强身健体少生病。我想,如果康联体做好了,我就不用经常去五院看儿科了。

  因为妹妹还小,我就打听了儿科。说到五院儿科,我问吕院长:“儿科是否真像传说中的不受重视?”吕院长马上回答:“其实不是这样的,传说也是不对的。儿科一直是五院非常重视的学科!”吕院长告诉我,长期以来,儿科医生人数不多,但病人非常多,因此医生压力就很大。我记得3岁妹妹上次去五院看感冒的时候,不愿抽血做检查,哭得像消防车一样。这样的“麻烦病人”,真是难治疗啊!吕院长告诉我,五院儿科被列入上海卫生计生系统重要薄弱学科建设计划。“通过医联体建设,我们把儿科年轻医生送到美国培训,再把先进理念带回来,做好儿科发展。所以,儿科对于五院而言非常重要,五院也是非常重视儿科。”

  儿科看来会越来越好,那么,我还想知道五院最好的科室是什么?吕院长说是泌尿外科和内分泌科,这两个也是上海市重点学科。我知道内分泌科,是因为有长辈去年糖尿病住院,看的就是内分泌科。在五院医生的建议下,她现在每天测血糖、注意吃的东西,晚上还出门散步一小时,现在她的糖尿病已经好多了。

  2019年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也是五院成立115周年。我问吕院长有什么新年愿望,他说:“五院要做大量工作,包括新大楼的建设,科室的搬家运营等。我们还需要把学科、人才培养得更好。最重要的是,五院要给周围老百姓提供更好、更优质的服务。在新的一年,我们要把五院医疗水平提得更高,服务的能量和技术水平更加完善!”说到“搬家”,我问吕院长,五院还会搬走吗?他说:“不会再搬家了!”这样我就放心了!衷心祝愿五院前景越来越光明!

  (作者方文轩单位:华东师大二附中附属紫竹双语学校二年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