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人慧语 当前位置:上海文明网>徐汇文明网>汇人慧语
夜正深,路很长——记朱小与我的童年
来源:徐汇文明网   时间:2018-01-25

  这里是上海法租界的前身,阳光徐徐地洒向古朴大楼前的百年广玉兰上,暖暖的,树叶子仿佛都亮起了光。王泠一博士就站在那里,等着我们一行人的到来,我们谈起了教育的话题,王博士递给我一本书——《芸辉一隅》,说是有趣,我这个学生身份的人不禁开始读起办学理念的书来,却是沉迷其中,只觉青山层叠,不禁沉迷了去。

  芸辉和一隅是位于上海市青浦区朱家角小学的前身,如今,“朱小”早已走过了百年光阴。这百年来,“朱小”走得艰苦而厚实,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迈进着。吴根华校长发现,朱小的发展与朱家角地域文化紧密相连,“课植”地域文化滋养着朱小的“勤朴”精神,慢慢地发扬光大。于是,“勤于教书,朴以育人;勤于学习,朴以做事”的办学理念浮出水面,这种“勤朴”的校风与文化,成了“朱小”发展进程中生生不息的文化圭臬,影响着朱小的过去与未来……作者吴根华,是一名中学高级教师。他自2003年起担任朱小的校长,也是“双名工程”第三期的学员之一。在“挑战自我”的信念的推动下,用自己点点滴滴的工作随笔,汇集成了《芸辉一隅》这本书来,文字朴实,却是扣人心弦,它承载着吴根华——一名农村小学校长的办学探索与追求……

  翻开书,平淡文字像是有魔力似的让你细细阅读,每一章节、每一小段都以诗句来命名,其下又以小字写着自己此刻的探索,抑或是朱小的风貌,让人惊喜。也让我喜欢上这位校长,还有这个他展现在我们眼前清丽淡雅的小学。在第3章“竹色连云开万业”与第4章“新苞绿叶照林光”中,也许是因为作为一个学生,我对于老师如何准备课堂,以及老师的幸福感从何而来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怀着这样的好奇,我渐渐开始喜欢“清溪流水日潺潺”与“轻舟一叶达四方”这两小段。

  在“清溪流水日潺潺”中,吴根华校长在开篇就提出了探索:“如何把常态课变为优质课?”“教师应该做些什么?”成了这一段的主思想,吴根华校长扎根于教师,却为着学生能否沉浸课堂,享受课堂而考虑。正探索着课前课后的常态化,与教育工作者和学生之间互相提升的办法。他思索着,发出感叹,“常态课应该是朴实的,没有矫揉造作,有的只是自然状态下师生互动学习的真实呈现。”看得出来,吴根华校长是喜欢课堂的,是乐意看到课堂上老师与学生互动的表现的,但是,“如何上好常态课”这个问题接踵而至,遮住层层青山的雾气散开了,又露出吴根华校长新的答案来:“集体备课时不能拼凑,要关注个体”“提有价值、调动学生思维的问题”,在这里,我看到的是吴根华校长一颗关心学生是否学得好的赤诚之心。作为一名学生,“作业”自然是学生的头号大敌,殊不知,老师也在为作业忧心着。吴根华校长对于作业的本质与作用进行了思考,他摒弃了一贯的刷题,转而思索着如何事半功倍,得出了自己的结论“作业必须少而精,要有选择性,要有目的性”这似乎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学生解放了,老师也解放了。但我们看不到的,是老师在背后默默地出不同题型,绞尽脑汁帮学生减负的努力。

  我突然忆起小学,那时候,我们班的语文课总是与别的班不一样。尤记得逸夫小学上课时,恰巧上到老舍的《母鸡》,说来也奇怪,语文老师黄菊慧不讲课文,倒先问我们“为什么不喜欢漂亮的公鸡而喜欢母鸡来”,又问我们知不知道答案,直到所有人把自己想法说遍,才让我们翻开书。

  “大家有什么疑惑吗?或者觉得不合理的地方吗?”老师在课堂中间踱步,笑盈盈地问我们。

  我翻了翻书,却是想着:老舍这么有名的作家,怎么可能有矛盾的地方?瞥了两眼书,又看着老师,几不可见地摇了摇头。

  “真的没有吗?”老师脸上的笑容愈发大了,“那老师可要来考你们哦,答不出就说明还是有疑惑。——为什么老舍说自己讨厌母鸡又说自己喜欢母鸡了?”

  教室里一片骚动,显然都没有料到老师的问题。我仔细看了看书,的确,老舍是讨厌母鸡的啊,怎么……其他同学似乎也跟我一样,谁都没有举手。

  老师像是看出了我们的呆愣,笑嘻嘻地说:“不急,让我们先来看这个问题,在这一页,母鸡的哪些地方令人生厌?”

  教室里举手的人多了起来。显然,这个问题看起来比较简单——谁都能答对。老师的眼睛眯了起来,像一只狡诈的狐狸。又引诱我们回答了下一个问题“所以老舍讨厌母鸡的地方在——”经过上一个问题的思索,我们又顺利地回答出了这个问题。就这样,老师带着我们层层递进,又回到了刚开始的问题来:“老舍刚开始讨厌母鸡为什么又喜欢它了?”这下子,举手的人多了。我似乎是没有意料到这样的转变,却发现他们个个都答到了点子上——跟老师的答案相差无几。当时想着,挺奇妙的。直至看到这本书——想起这段往事才恍然大悟——老师用层层递进的方式,由浅至深,把这篇课文最难的要点破解。

  那次下课,全班的语文书上,都有了颗小星星——就在《母鸡》这一页。这是老师鼓励我们举手回答问题的方式——画小星星。

  有的时候回母校,老师看到我们都很开心,连连说着“我太幸福了”诸如此类的话。这也许就是老师的职业幸福感。陶行知先生认为:先生之最大的快乐,是创造出值得自己崇拜的学生。吴根华校长也是一样。但他更扩大了。他觉得,当老师们放下心中的重负、不悦,就达到了拥有幸福最基本的要求。乘一叶扁舟,尝试在课堂,师生交往,学习反思,与日常生活中寻找幸福,得到幸福,享受幸福。幸福,是靠我们去创造的。当学子成才,却还会回来感恩老师时,老师也拥有了学生带给他们的幸福,可以说,幸福是相互的。学生和老师,共同创造着快乐。

  譬如以前小学举办的拔河比赛,我们班的老师总是冲在前头的。开始比赛前叮嘱着我们注意事项,如何赢,不要受伤,真是比身为拔河队员的我们还要着急。又仔细检查着站在最后的同学——拔河比赛的关键人物,看他的绳子有没有绑紧,拔河的姿势对不对。

  哨声响起,比赛开始了。我们的班主任像是觉着准备时间不够,准备工作不充分,蹙着眉退到了一边,却还是大声喊着加油,紧张地盯着我们。

  这时候,任课老师们都来了,他们站在自己支持班级的旁边,大声喊着加油,有的用手把风往后甩,像是这一点点力能使我们将对方往前面拉一点点,看着面红耳赤的我们,恨不得抓住绳子陪我们一起奋战。

  我们可不是服输的主,全班一起用力,竟是打败了劲敌五班,当体育老师宣布结果的那一刻,班主任激动地都要跳起来了,开心地拥抱着我们这一个个“功臣”,又转而严肃老成地教育我们:“还有下一场,不要骄傲。”我们也自然是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却又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

  任课老师也不安分了,他们虽不属于任何一个班,却得意洋洋地跟其他老师聊着天,从他们的表情中,我依稀看出他们身为这个班任课老师的骄傲,在旁边嘚瑟地和我们聊着天。

  那是我们、老师都最开心的一天。我们发现平时不苟言笑的数学老师开心得像个吃了糖果的孩子;教我们的体育老师虽是裁判,脸上难掩住笑意;虽是不教我们但却坚信我们会赢的老师在听到结果的这一刻眼睛发出了光……这是师生互动的结果。

  谢谢《芸辉一隅》这本书,让我忆起了童年。

  逸夫小学的许华、黄菊慧老师,感谢你们,引领着我走进了语文的殿堂,让我在这里翩翩起舞。也更加感谢西南位育中学的王春妮、刘唯璐、以及现在任教我的左鹏老师,因为有你们,我才会对自己的写作有信心,提笔写下这样一篇文章。感谢我所有的老师、同学、亲友,是你们让我的生命焕发出光彩,记下这与你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吴根华校长,谢谢你,让我知晓老师这个职业背后的风光与辛酸。愿天下所有老师都能被温柔以待,夜很长,我,或是你,依然在学习的漫漫大道上。

  (作者:上海市西南位育中学初二年级三班田子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