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当前位置:上海文明网>徐汇文明网>图片新闻
徐汇:西岸艺博会开幕,除了村上隆、草间弥生,还有这些“隐形大咖”
来源:徐汇文明网   时间:2018-11-08

  第五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将于11月8日至11日举行。步入第五年,今年的西岸艺博会首次以“双馆”形式亮相,在两万多平方米空间内汇聚了来自亚洲、欧洲、北美洲和南美洲43个城市的115家国际重要画廊。进行至第三年的“ArtReview Asia Xiàn Chǎng西岸现场”单元也从展馆内拓展到上海的城市公共空间,展示世界不同地区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装置作品。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今天提前探营,带大家看看今年这场年度艺术盛宴有哪些“新鲜大餐”。

  

  

  

  2018西岸艺博会现场 

  

  村上隆18米巨幅作品在沪展出 

  在位于龙腾大道的西岸艺术中心 A 馆以及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期间新启用的 N 馆内,西岸艺博会主画廊单元呈现了87家世界顶级画廊带来的绘画、雕塑、装置艺术、影像等作品。

  据悉,今年的画廊返场率高达95%,包括AIKE(艾可)、BANK、北京现在画廊、豪瑟沃斯画廊、大田秀则画廊、佩斯画廊、香格纳画廊等11家画廊从第一届西岸艺博会开始,已经连续五年参展。展览主单元还迎来39家首次参加的画廊,包括303 画廊、千高原艺术空间、亚洲当代艺术空间、高古轩画廊、没顶画廊等国内外知名机构。

  步入第三届的“西岸现场”单元今年除了在西岸艺术中心内和周边区域展示装置艺术作品,在城市公共空间也共计展出了近20件来自国际重要艺术家的作品。

  

 

  朱利安•奥培,《Nathalie》和《Bobby》 

  还未走进主展馆,在人工智能大会期间被高科技“包裹”住的西岸艺术中心墙体,在艺博会期间被画上了“在视线的远处”一排彩色字体,这是由玛丽安·古德曼画廊带来的艺术家劳伦斯·韦纳的墙体作品。在艺术中心大门口,一对“行走中”的卡通男孩女孩引得不少观众合影,这是由艺术家朱利安·奥培带来的雕塑作品“男孩”《Bobby》(鲍比)以及“女孩”《Natalie》(娜塔莉)。  

 

  村上隆,《云龙图- 靛蓝色》   

 

草间弥生,《人类之网》   

  在今年新增的N馆中,刚走进大厅,来自艺术家村上隆的18米长巨幅作品《云龙图-靛蓝色》横贯整个展厅,气势恢宏。这幅来自高古轩画廊的作品也为“西岸现场”单元奠定了基调:意想不到,但又合乎情理。于是,观众在展馆中还能领略到艺术家张恩利的新作《绿色管子》、何塞·帕特里西奥带来的由7480块多米诺骨牌组成的装置作品《280多米诺骨牌》等天马行空的艺术作品。  

 

  宫岛达男,《倒序曲》 

  除了在徐汇滨江,里森画廊在上海的城市新地标上生·新所中,将艺术家宫岛达男的定制霓虹灯作品《倒序曲》带到了标志性的哥伦比亚俱乐部花园泳池中,将装置艺术的魅力辐射到了更广阔的城市空间中。  

  对话:德国小伙眼中“越来越开放的上海” 

  在西岸艺博会现场,记者巧遇了连续三年参展的德国ESTHER SCHIPPER画廊负责人大卫·乌里希斯(David Ulrichs)。在介绍画廊为此次艺博会不远万里带来的艺术品时,这位德国小伙子还自豪地说,自己是“上海越来越开放的见证者”。   

  

 

均为ESTHER SCHIPPER画廊作品。下图中会随水平面翻转而滚动的不锈钢弹珠装置作品名为《流动的事物》 

  上观新闻:你们在现场展出了许多造型独特的艺术品,比如装满不锈钢弹珠的桌子、会自己打鼓的架子鼓。为什么选择将这些作品带来上海?

  乌里希斯:虽然西岸艺博会已经进行到第五届,中国其他城市也有很多优秀的艺术博览会,但中国在当代艺术领域仍是一个新兴市场。因此,对外国画廊来说,识别度在这个年轻市场就尤为重要。我们希望展出的作品能让我们在德国柏林的画廊与上海这个展览产生一些呼应,让中国的观众很快识别出我们的特质。 

  在我们的展区,这幅巨型彩色墙纸的灵感源自以影星玛丽莲·梦露生前最后一封信为原型的一部电影,电影最后出现了一朵花,艺术家就将这朵花的意象幻化为花纹图案,配上鲜绿的底色,排列组合成一幅灵动的墙纸。

  我们头顶的白色灯笼来自柏林一家知名的美术馆,艺术家保留了灯笼的外形结构,但用白色的新材料重新包装,旧结构与新材料便相互融合碰撞。观察一下我们身边正在跳动的鼓点,让鼓槌跳动的并非机械装置,而是音乐发出的震动。整个展区内,音乐激发了乐器的震动,又与灯笼的闪烁频率产生呼应,光影在墙纸上跳动,相互之间的关联就是我们所要表现的艺术特质。  

 

瑞安·甘德,《指数之眼》 

  上观新闻:欧洲艺术家们关心中国观众对自己作品的反应吗?

  乌里希斯:当然。尤其是近几年,我们很清晰地感受到亚洲的观众们越来越专业,很多人在见到作品“真身”前就已经有了充分的了解。

  不过,在当代艺术领域,人们已经不会特别用地域来区分自己所见到的艺术品,不会因为创造它的是亚洲艺术家还是欧洲艺术家而另眼相看。当代艺术发展至今,已经不特别注重地理间隔,比如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中就有许多不同风格,这些风格在北美、非洲、欧洲都有“同道中人”。 

  

 

2018西岸艺博会现场 

  上观新闻:这是你们第三年参加西岸艺博会,相比第一次,这一次感受到哪些变化?

  乌里希斯:第一次来我们也没有明确的目标,但今年我们对中国艺术品市场、中国的当代艺术观众都有了充分的认识。我记得几年前,我们在外滩美术馆举办过一个小型展览,如今一转眼,黄浦江畔已经不止有外滩一处可以展示艺术品的地方了。 

  再比如我们此刻身处的西岸艺术中心,三年前这里的地板还是粗糙的,周围很多建筑没有建成,旁边的展览馆还只是几个白色帐篷。今年,场馆的地板变得光滑了,周围建筑变多了,我注意到好像门口马路边的树也长得更茂盛了。基础设施改善很明显,服务设施也更加完善,我相信这就是代表上海的一个变化。 

  上观新闻:过去几年中,你们对中国,尤其是上海在文化交流、艺术品展示和交易领域的变化有什么感受?

  乌里希斯:显然,在这方面中国一直保持着一定的开放度。尤其是上海,一直是中国最特别的城市之一。我自己和上海本土艺术家、专业人士甚至是普通观众的交流都非常顺畅,大家的思路都很开放包容。就像今天,展览现场每一家画廊前都有对这家画廊艺术特色感兴趣的观众驻足,说明这座城市中大家的喜好也是多样的。这其实就是城市开放度的表现。 

  上海越来越完善的基础设施也在欢迎世界各地的人到来,也给艺术家们创造了新灵感。虽然我不说中文,但是我在这里没有交流障碍,艺术家们用艺术语言交流也没有障碍,很高兴我们都是上海变化的见证者。(信息来源:上海观察舒抒 内文图片:舒抒 摄、西岸集团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