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网联盟 上海-浦东 浦东文明网 -- 文明浦东我先行
【浦东家训故事】——双孝坊的沈氏故事在遥想历史
发布时间: 2015-12-03    文档来源:浦东文明网    

                                                        (彭良)

 
    在浦东高桥的太平桥,有一座明朝的双孝坊遗址碑,碑文这样写着:
    宋故扬州太守沈都远南渡,为高桥沈氏始祖,子孙绵延,为地区经济、文化发展作出贡献。其七世孙沈辅,妻瞿氏,双双以至孝名闻吴越,称“沈孝子”而不名。又乐善好施,仗义疏财,捐票数千斛,赈济灾民。御史闻于朝,明孝宗弘治初年,诏旌尚义(1491)、双孝(1495)。立坊于太平桥、宅前,今将“双孝坊”四根石柱重树于旧址,并立碑志其事,以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高桥镇人民政府立 
                                                                                           二○○三年一月
    高桥之所以成为浦东第一个“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在于高桥历史人文的厚重。
    有资料显示,沈氏自北宋、南宋之交起就居住在高桥镇地界,当时称嘉定清浦里。沈都远在高桥镇定居下来后,自此子孙繁衍。经几代人的努力,把旷荡苍莽的高桥地区建成良田成片的富饶之地,为高桥初始开发作出了重大贡献。 
    沈都远以下五代,皆葬于高桥镇宅前村东北300米处的“双孝坟”,也称崇义阡。据《川沙县志》记载,此墓于1958年10月经上海市文管会派员考察确定为“第一世宋扬州守都远沈公墓”,旋即挖掘,其墓位、墓志铭等皆与沈氏族谱完全相符。其余各代皆葬于高桥范围内,相传共有72个大坟皆为沈氏墓葬。
    沈都远以下第七世祖沈辅(号菊轩)夫妇为当时吴越闻名的孝子夫妇,人称沈孝子而不及其名。御史闻于朝,遂于弘治初年诏旌其门曰“双孝”。沈菊轩其人又好义,遇海啸溺众或吴中饥馑,常捐粟数百斛乃至数千斛,故在弘治辛亥年诏旌“尚义”。至是,“尚义坊”与“双孝坊”并峙焉。 
    沈辅(1434--1505)是沈都远七世孙。“自幼天性至孝”,夫妇“同心行孝”。成化三年(1467年)夏,沈辅去郡城苏州,知其母颈部生疽,急行200里赶回。其母“疽溃不救”,沈顿是痛哭,几次昏而复苏。其父患有气疾,难于入睡,沈辅睡地铺,日夜服侍。父亡,其已六十,结庐守墓三年。“沈孝子”便远近闻名,朝庭诏旌其门为“双孝”,弘治八年(1495年)建“双孝坊”。又因其“义行普泽生民,饧光朝宁”,早在弘治四年(1491年)诏旌“尚义”,立坊于太平桥西。
    “双孝坊”的故事,是“尽孝”和“尚义”,影响着沈氏后人。故事本该结束,但关于沈都远的前世今生,让我们对这个故事有了历史的遥想。
    沈都远是否参与了“宋室南渡”? 
    “始祖宋进士都远公,南渡时扈跸守维扬,卜居嘉定清浦里,即今高桥镇也”。“溯吾清浦沈氏,自宋南渡时迁居迄今,… 始迁祖为都远公,年号、生卒无可考” ,沈氏族谱中都有这样的记载。
    “宋室南渡”是个特定的历史事件。1127年,中国北方的金兵南下,徽、钦二帝被俘,在开封的北宋王朝从此灭亡。宋钦宗的弟弟赵构逃到南方,迁都于临安(现杭州),史称南宋。为避战乱,北方大批官员和士人随宋朝皇室南逃,史称“宋室南渡”或“南渡”。问题是沈都远是宋末元初(1280年前后)时人,他不可能参与了“宋室南渡”。
    那么,为何有沈氏参与了“宋室南渡” 记载呢?
    《沈氏族谱》记载,“今沈氏之散处江、浙者,咸谓自宋季建炎初扈跸南渡而来”。建炎为南宋皇帝的第一个年号,此时随宋室南渡者才可称为“南渡”。还有“都远公以上五世,一世祖讳揆,字虞卿,宋绍兴庚辰(1160)进士……居嘉兴。”沈揆中进士时,虽然南宋已建33年,但从理论上说,他完全有可能在此30年前随宋室南渡。沈揆所处年代符合宋室南渡条件,所以建炎初南渡而来的,不是沈都远(此时其尚未出生),而是其上五世的老祖宗沈揆南渡了,因此沈都远与宋室南渡无关。
    厘清了历史的脉络,我们不禁要问,沈都远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朱国桢为明代史学大家,晋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总裁《国史实录》。在《涌幢小品》第14卷中,有一则《两海运》介绍张瑄、朱清,其中实录了陆深关于沈都远与张瑄关系的一段文章:
    “陸文裕集云。沈都遠登宋進士第。仕於揚州。會元兵渡江。復仕於蘇。夜夢雙虎。黝然據獄。比明入視。果有兩男子荷校者。察其異。陰縱之。即張瑄、朱清也。尋罷官。寓蘇之烏鵲橋。後瑄、清、以海道功。為萬戶。貴顯。物色之。一日遇諸塗。遙拜曰。吾父。吾父。即奉以歸。至青浦居之。地沃。遂卜築焉。始為嘉定人。至今子孫日衍。稱大族。”
    译为今文:“陆文裕集云:沈都远为宋进士,在扬州当官。(宋朝灭亡时)其会合元代官兵渡过长江(有功),故重新在苏州当官。夜梦两虎,蹲在监狱。天明一看,果有两男子颈上带枷关在里面。看到两人与众不同,偷偷放跑了——即张瑄、朱清也。不久罢官,寓居苏州乌鹊桥。后来张瑄、朱清(被元朝招安),主管海上漕运有功,被封为万户侯,成了达官贵人。他们也在寻找恩人,一日路遇,很远跪拜说:我的再生父亲!马上将沈都远接到张瑄老家清浦居住。土地肥沃,遂择地筑房在此定居,始为嘉定人。至今(指陆深所处的明代中叶)子孙日渐繁衍,称为大族。”
    陆文裕,即陆深,文裕是其死后皇帝封的谥号。陆深为明代中期的大学士,学识渊博,著述甚丰。陆深与沈都远都是浦东人,且陆深与沈都远只相隔约200年。因此,陆深所述的可信度较高。
    通过陆深所述,沈都远的人生“三部曲”大致清晰。辉煌的前期:南宋晚期为进士、扬州太守;耻辱的中期:元初投降后,在苏州当官;落难的晚期:被罢官后迁到高桥定居至死。
    陆深所述至少澄清了两个关键问题。一是沈都远南迁的时间。沈都远与张瑄当为同时代人。张瑄(1245-1302)宋末元初时人,生于高桥新华村,先时为海盗,后被元朝招安,成为漕运万户侯。从陆深所述的内容来分析,沈都远是元代(张瑄当官以后)才迁到高桥定居的。至今约七百多年。二是沈都远南迁的原因。沈都远原住在素有天堂之称的苏州,清浦则是偏远海隅,他为何要舍富来到高桥呢?以往的宣传是“逃避战乱”。但从陆深所述内容来看,他不仅没有躲避元兵,而是会合元兵渡江,在苏州重新当了元朝命官。沈都远真正南迁的原因,是其罢官后,在当地很难生存,正好张瑄接纳,他就借机迁居高桥了。
历史的扑朔迷离,才使今天的我们去探寻历史。
    沈氏双孝坊在浦东高桥的留存,丰厚了高桥,成为浦东历史深处家训家风的绵延传扬。

发表评论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文明网联盟 上海-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