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评论
以敬畏之心传承诗意文化
2017-02-14 03:33:00
      来源:奉贤文明网      

    春节期间,《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以“清流”之姿,为大众提供了一顿诗词界的饕餮盛宴。水光潋滟的舞台,悠扬雅致的古风配乐,别具一格的诗画出题方式,才华馥比仙的参赛选手,让电视机前的观众享受诗意时光的同时,也激发了民众学习传统文化的自觉。诗意文化历来是根植于丰厚华夏土壤之精粹,以灼灼其华之态,开遍诸朝历代,时至今日仍旧能蓄人涵养,冶人操守,固国强本。在诗意中涵养心灵,秉持一颗敬畏之心传承诗意文化,是当今人们共同的使命。

    以诗意文化涵养现代心灵,培育文化人。中国是一个“诗国”,诗歌曾是人们表达情感的最古老、也最普遍的形式。诗经里《关雎》开篇,皇帝的诏令,臣子的奏章,喜庆贺词,哀丧挽联,科考应试一应为诗体。占卜的神谕,医师的处方,公文告示,画作题字,无不出自诗句。幼者咿呀学诗,老者诗意人生,文臣吟诗作对以彰显雅兴,武将酒酣耳热也可即席口占,驿站庙宇酒馆白墙上题满了行役游客的诗......诗以言志,成千上万的诗心、诗魂浓缩在一行行对仗工整的诗歌里久唱不衰。屈原吟诵“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的叹息,涵养了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高尚情怀,文天祥高歌“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慷慨义气,培育了于谦“烈火焚烧若等闲”的气魄,苏东坡“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潇洒淡然,映照在当今《中国诗词大会》选手身上,一派神韵悠然,令人钦佩。

    诗意文化就像日用而不自知的空气,自古至今,从内而外塑造出中华民族雍容大度、百折不饶之魂。诗词大会中不同职业不同年龄的参赛选手,依靠共同爱好倾情投入古诗词,褪去赛场的曝光,更可贵的是在平凡生活中,他们以诗歌涵养诗心,直面生活困境,享受推敲乐趣。当快节奏的生活挤占诗意的栖息,当“诗和远方”成了矫情的字眼时,你会发现平时植根于传统文化中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也承载起现代人对精神净地的心灵追求。生在诗歌国度,以诗意文化治愈浮躁心灵,修身养性,做腹有诗书之人。

    以敬畏之心传承诗意文化,缔造文化强国。《中庸注》“君子之心,长存敬畏。”不仅要敬畏天地万物和自然规律,也要敬畏历代哲贤创造的优秀文化。现代人容易缺乏敬畏之心,有将过往之物看低的风险,其功急,其利近,其用心往往大于良苦。汉字书写一度出现的危机,除却科技发展因素,最关键的是人们逐渐对汉字文化失去敬畏之心。《中国诗词大会》来的及时,在众人忽略甚至遗忘之际,以喜闻乐见的文化综艺形式提倡全民赏中华诗词、寻文化基因、品生活之美,体现了弘扬传统文化的使命和担当。

    平台和个人一样,需长存敬畏之心,有敬畏之心才有良心、责任可言,敬畏之心小到规范引导自身行为,大可到整个民族的文化教养,国家文化命脉的延续和发展。诚然,唐诗宋词所达到的高度已是昔年荣光,就像古时衣冠,美则美矣,然而不被现代主流生活所许可,正是如此,更应看到它的可贵性,保护传承诗词里触及的一方精神净土。如今我们通过一场诗词大会重温诗歌岁月,并不是因为诗词可以一夕成名的诱惑,也不是因为高考默写的那六分的实际功用,而是要发出诗意教育之声,诗词情怀在咿呀学语之际一路相伴,培养文化底蕴,缔造文化强国之伟业。

    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已圆满落幕,“满屏竞传飞花令,一众争说武亦姝”的热点引起极大地反响,让我们看到古老的诗国仍有一颗不老的诗心和千万诗魂。透过诗歌塑造文化气度,救赎心灵,亲近祖先血脉。面对传统文化,都需一颗敬畏之心,以尊重的目光看待过去和现在,将敬畏之情落实个人行动,传承文化血脉。(谭秀琴)

主办:上海市奉贤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6057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