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评论
“孝文化”是中国乡愁的根基
2017-01-18 04:31:00
      来源:奉贤文明网      

    《记住乡愁》第三季第八集镜头延展进孝泉古镇,这方被孝道滋养的水土,因孝生泉,以泉得名。镜头下古老肃穆的姜公祠香火繁盛,三孝园里老人们精神矍铄,传颂至今的孝戏正上演得有声有色。仅仅几祯画面,孝泉镇敬老孝亲的和谐氛围渲染得溢于言表。如此令人心喜的画面,追本溯源是古镇一门三孝,涌泉跃鲤的历史故事。纵观当下,如今的古镇人将孝道的传承化作了经年累月的细心陪伴和贴心照料。片子里三个普通家庭,三段朴实孝行不禁触动柔软内心,乡愁是一份期待尽孝的牵挂,也是甘心选择朴实,宁静和相守的一段时光。

    不可否认,如今人们生活在一个边界越发模糊的世界,东方与西方,过去与未来,城市和乡村,本土和他乡,从心灵和时空层面对家乡的依赖削减了很多。在日新月异的生活节奏驱赶下,我们一直在向“动物”学习竞争,学习迁徙,适应分离,适应孤独,却忘了向“植物”学习在同一片土壤里扎根发芽繁衍成林。

    天地怀仁,万物存孝,孝文化是乡愁衍生的文化根基。“事老奉亲”“敬老尊老”是中国自古以来就独有的传统美德,孝泉镇涌泉卧鲤的典故只是沧海一粟,现代古镇人用自己独有的尽孝形式,诠释不同的行为规范。半边街一个回汉家庭用善心、孝心、责任心,数十年如一日敬养老人。六旬老人钟清寿积极开发老母亲的乐趣,喊出“有妈妈在有妈妈喊的日子是最幸福”的心声。另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子女选择每个中餐一起回家陪伴母亲。自古以来萦绕心怀的乡愁是这样的一份幸福,相聚时白雾水汽热油烟的包围。

    天地有大孝,一个人又怎样写好一个“孝”字呢?孝是上下结构,上一代的老者和下一代的子辈相互依托而成,这就注定了父母只能陪子女一段路,一段不长不远的路,因此我们每个人都应该铭记父母年龄,一则用以喜,为他们高寿而心喜,一则用以惧,告诫自己父母年事已高,需要及时行孝。中国的孝文化应包括养、顺、敬、尊四字。奉养父母,从物质上供养老人是最基本的孝行。人们往往把时间放在赚钱上,认为优渥的物质供养是孝的根本。譬如古时子游子夏问“孝”,孔子就揭示这个现象:“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只养活不尊敬他们,不发自内心地爱他们,不乐其心而顺其意,就不能算是尽心竭力,也与一般动物无区别。

    孝文化是乡愁的根基也是推恩及人的本源,抓住这个根本和本源,人与人之间伦理道德,上一代与下一代的孝道传承就会建立出来。 一个和谐有序的社会,从爱自己的亲人开始,敦睦亲邻,下树孝行榜样,从而推恩及人“爱人爱众”。中国传统文化认为,一个人,一个家庭,能做到“孝悌”,他就能遵守社会的规范。如今的孝泉镇传达的就是,“孝子不匮,永锡尔类”的鲜活例子。上行下效,孙辈接过父辈的接力棒及时行孝,哪怕只是每天陪老人看电视聊天,背老人晒太阳的小细节。工厂的企业孝文化凝聚了人心,用实际行动供养孝泉镇的“大孝”。校园里组织下一辈从小耳濡目染孝文化,这样的孝泉村,又何尝不是我们该效仿的榜样。

    孝文化说的简单一点就是简单质朴的切肤之暖,是细水长流的及时照看。让下一辈从孝字学会做人,以孝正品行,以孝敬父母,以孝育后人,让乡愁溶解在孝的文化氛围里。(谭秀琴)

主办:上海市奉贤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6057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