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少年宫
奉贤区将齐贤皮影戏纳入学校课程 传统文化焕发新活力
2017-03-20 04:51:00
      来源:奉贤文明网      

    “程实,走起路来,一二、一二,神仙跳下水去剪斧头。”开学后的第二个周末,在年轻教师胡丹的指导下,上海市奉贤区金汇镇齐贤学校的学生们进行着皮影戏排练。手持一种用牛皮做成的人物剪影,皮影“小达人”们在白色幕布后面,一边操纵影人,一边讲述故事,演绎出齐贤古老而独特的传统技艺。

  今年,正好是齐贤皮影戏申报成为首批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第10年。一个多世纪以来,齐贤皮影艺术经历了大起大落,从以前的万人空巷到后来逐渐濒临失传。好在金汇镇没有放弃这门古老技艺,成为市级非遗项目的这10年,金汇在传承皮影戏同时还融入了创新,其中一个重要的形式,便是让非遗进校园。

奉贤区金汇镇齐贤学校的学生在老师的指导下学习皮影戏

  百年文化,魅力何在?

  “其实,金汇齐贤皮影戏的历史要追溯达到清末民国初。当时,奉贤有一个‘牛头’的职业,俗称牛贩子,‘牛头’从浙江买来牛后转卖给本地人,齐贤村人于秋生就是其中一位。”齐贤皮影戏的市级非遗传承人严忠阳说起老先生的经历滔滔不绝。有一次,于秋生到海宁去买牛,发现那里皮影戏很好玩,就偷偷把剧本记下来。

  就是这位于秋生,成为了齐贤皮影戏的第一代传人。于秋生除了卖牛,也是个说书先生,能说会唱。回来后,找到了一位裁缝师程祥生,画影图形,制作了最初的皮影人物道具,两人又请本地一位叫金连章的器乐高手组织了一班乐手。此后,缝纫师唐宝良也加入,齐贤的皮影戏演出班子就这样成立了。

  今年70岁的严忠阳,见证了齐贤皮影最辉煌的时刻,他的记忆好像又拉回到当时。每逢秋收之后,在田间,村里人张罗饭菜,演员们从黄昏演到深夜,一个场子连续要演出好几天,《薛仁贵征东》《岳飞传》《呼家将》等连台本戏,是当时的经典剧目,大伙还嫌看不够。

  表演队以1×2米长方形白布绷架为舞台,桅灯、汽油灯打光。一般以2人(上手)操纵为主,另有1名副手(俗称翻箱子)专门为上手传递人物道具。乐队由“细乐”(唢呐、笛子、二胡、琵琶或三弦)和“粗乐”(鼓板、锣、钹)组成,一人身兼一二件乐器。

  形象的人物表演、经典的剧目故事、接地气的说唱、热闹的乐队烘托,令当时鲜有娱乐活动的百姓们,对此痴迷不已,“皮影戏的剧本里有很多关于尊师重道、兄友弟恭、民族英雄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和古典文化,弘扬着正气,其独特的表演形式和唱腔,丰富了人们的文化生活,增强了民族凝聚力,为构建和谐社会产生了重要的促进作用。”

  在几个人的合作下,皮影剧目越来越多,唱腔也越来越丰富。在当时,皮影戏是乡村文化生活的主要形式之一,于秋生等人还常受邀去毗邻的青村、肖塘、庄行等地演出,有时还与塘北、七宝一带的皮影戏班联袂演出。

  1988年,作为当时齐贤文化站的站长,严忠阳接触到了齐贤皮影戏的“元老”唐宝良,当唐宝良把珍藏的一箱他数十年精心绘制的皮影戏道具拿到他面前,严忠阳深受感动。这些人物道具都为艺人自行制作,他们从乐器厂买来绷皮鼓边角料,用刀剪刻画人物造型,再以正反面涂上红、黄、蓝、绿、黑等色彩,待色彩晾干后再涂上桐油,以保护色彩不会受潮霉变。皮影道具精雕细琢,有着巧夺天工的色彩造型,“俨然是一副工艺品”。

学生们进行着皮影戏排练

  古老技艺,如何传承?

  由于老一辈年纪越来越大,又没有传人接班,皮影戏一度黯淡下来。在金汇镇政府的不断推动下,2001年2月,奉贤县文化局组建成立了上海市奉贤皮影艺术研究所,研究所下设皮影戏演出团,由时任齐贤文化站站长的严忠阳任团长,他召集了齐贤文艺厂的一批演员,在唐宝良的指导下,学习表演与制作。

  演出团含两个演出班子,一个是以唐宝良为班首的中老年人演出队,主要演出传统皮影戏剧目,班子成员平均年龄70岁。另一个班子是齐贤文化站业余文艺演出队,主要演出儿童课本剧,他们的平均年龄在40岁。

  但是演员们年龄偏大,如何传承又让金汇镇陷入了困境。2007年,成功申报成为上海市非遗之后,在金汇镇社事中心的牵线搭桥下,演出团与齐贤学校对接上,教师团队开始接触学习皮影戏。在皮影传承人的带领下,美术老师胡丹从零学起并慢慢进入了角色。

  “先要在白纸上画好初稿,然后涂色,剪下来,塑封好,再裁剪,最后把这些人物支架打洞穿线打结。”胡丹拿着活灵活现的彩色民族人物形象介绍,打洞的位置非常有讲究,要注重分割比例,才能在用木棒操作的时候游刃有余。

  教师团队逐渐成熟后,2012年,齐贤学校将皮影戏纳入课堂,一到三年级学生每周安排2节课,四到五年级学生每周安排1节课,每周还有2节兴趣课。“这样,保证每个学生每周有约2个小时的学习,做到了全校学生全覆盖。”学校负责人介绍说,学习之余,他们还赴浙江海宁取经交流,邀请海宁的皮影戏专家来奉开展讲座等。

  而由于牛皮材料制作起来比较麻烦,学校选择用硫酸纸做皮影道具。来自齐贤学校五(2)班学生王甜甜说,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学习皮影戏。“从最初的临摹,到画像、塑封,打洞穿线。”她感受到,皮影戏的制作非常有意思。

  有的学生爱制作,有的则爱表演。经过10多年的传承,齐贤学校已经培养了一批教师表演队与学生表演队。经过孩子自愿报名与挑选,20人组成的学生表演队还要利用业余时间进行排练。每周六上午8:30,齐贤皮影戏的区级非遗传承人严建秋都会准时出现在齐贤学校,虽然已50岁有余,对于皮影戏的制作、表演,他早已手到擒来,每周的教学,就是让孩子们更加熟练地表演。

  在去年的非遗文化展演上,小学生们就惟妙惟肖地表演了节目。“根据小朋友们的喜好,我们今后还会排练适宜他们的儿童皮影剧,如《智斗大灰狼》和《守株待兔》等。”胡丹说,这样有意义的故事,孩子们看了也深受启发。不少家长在台下看了以后也十分欣慰,“这不仅能够丰富孩子的课余生活,也能陶冶他们的情操。”

  “通过教学与演出相结合的形式,让学生近距离地感受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民间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实现与民俗文化的美妙互动。”这也是金汇镇社事中心竭力要传承皮影戏的初衷。

学生们在幕后演出《智斗大灰狼》等富有儿童特色的皮影剧

  传承之余,如何发扬?

  从于秋生开始,皮影戏已经传承了6代。特别是自80年代初期开始,奉贤区和金汇镇的文化部门即把它作为重点文化遗产抢救,政府也给予大力的扶持,让皮影戏走进校园,走进大众。但是,随着电影等娱乐形式的兴起,以往的皮影戏放在现代是否还有观众?学生毕业之后,会依旧热爱并将这门技艺发扬光大吗?

  “其实,我们现在的皮影戏传承还只是皮毛”,严忠阳介绍,“传统的皮影戏表演,表演者边操作边说唱,同时配以打击乐器和弦乐,有浓厚的乡土气息。而现在的表演,一般都是放录音,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有时录音与表演的节奏跟不上。但是对于孩子们来说,手口并用的表演,难度太大。”

  其实,老一辈不仅手口并用,还用齐贤方言演唱,像《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岳传》等连台本戏都是如此。记者了解到,金汇的方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世界上元音发音最多的,本来就具有独特性。而齐贤皮影的曲调,则选用本地山歌,苏滩及海宁派皮影戏调而揉和的“皮影腔”,抑扬顿挫,旋律高低起落,边唱边舞动皮影,地方风味浓郁。

  不仅是表演方面,如今,皮影戏的剧本也面临难题。“以前的齐贤皮影戏无固定文字、曲谱本,都以口头传诵,代代相传。通常由艺人把从茶馆里听来的戏文,你一句,我一句,拼成一出或几出戏,现在的剧本创作确实少了。”严建秋说。

  “其实,一些传统的东西不代表没有市场。”金汇镇社事中心相关负责人说,去年,严忠阳写的《儿媳上门》,就表达了好家风的题材,台下观众感同身受。今年,他尝试再写几个现代剧本,要用传统民间艺术服务当代社会,反应社会新风尚的剧本。

  皮影戏作为一门艺术门类,和其他戏曲、戏剧等传统表演门类一样,面临着自我革新、与时俱进的课题。齐贤皮影戏在金汇已积淀了百年历史,而非遗进课堂,仅仅五年,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在传承的同时,我们也应思考方言、音乐与剧本的保留与创新,让祖先的精神遗产渊源流长,散发出新的审美价值。

主办:上海市奉贤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6057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