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好人
85岁挑担修路 奉贤有个固执老头每天做一件好事
2017-07-03 05:34:00
      来源:上观新闻      

    1959年11月19日,是陈火培入党的日子。时隔近60年,这个日子他想也不用想,就能脱口而出。正在一旁织补衣服的老伴默默嘟囔了一句,“可比记我的生日记得牢。”

  陈火培在奉贤区西渡街道金港村的家隐匿在一条曲折悠长的小径上,门头被许多爬藤植物掩着,看似很难发现,却又很好找——只要穿过一排风格多变的主题墙画走到尽头,就到了他的“地盘”。如果恰巧碰上一个头发花白,佝偻着身子的老人站在房檐下刷涂料,不用问,那一准是他在描绘“新作品”。

  陈火培的墙绘总是有些混搭——“司机同志,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前方界梯古桥。汽车不好通行”,“奉贤是我们的家,环境整洁靠大家”。朴素的白底红字,再配上一旁显眼的山水画、金光灿灿的庆祝建党节“巨幅海报”……语气是诚恳的,信仰是坚定的,颇像长者苦口婆心的教诲。

    近日雨多,陈火培的十几幅墙绘被冲刷的有些黯淡。“颜料已经准备好了,过些天准备翻新一下。再画一幅新的,庆祝建党96周年”。

  严格意义上说,陈火培不是画家,尽管他花了半辈子的时间钻研,有几年还特地奔赴北京一所函授大学研习了国画专业,但相比他操持了70多年的泥瓦工程老本行,作画算是“副业”,而且最初的绘画技巧也是跟着父亲帮人砌灶头、画墙头画时学下的。

  不过,叫他泥匠,或是瓦工,陈火培倒是很受用。从14岁拜师学手艺,到70岁从建筑队岗位上退休,陈火培与工地的砖头、水泥打交道的日子太长了。直到现在,院子的一角还堆着不少建筑材料,“总觉得随时有需要,离了它们就没了安全感”。

  陈火培是真离不开它们。不知从哪一年起,陈火培自觉承包了金港村周边的路桥修补工作。黄沙、水泥、砖块……陈火培买得勤,用得也快。白天走在街上看见哪处有个坑洞、裂缝,晚上定要和好了水泥挑着担子去补一补。“去的时候都是夜里10点多行人车辆少的时候,干完凌晨了,再黑灯瞎火往家赶。”

  在金港村,他打过“补丁”的路面、桥面,还有邻里邻居的破屋院墙,多得数不清。记性好的时候,他会在小本子上记一笔——修了哪里的坑洞,花了多长时间,用了多少料。绝大多数时候,就连老伴陈阿姨也只能看见担子、小车在自家院里进进出出。老头子去哪儿修路了,啥时候回来,并不确知。

  倒是院里租住几个的外地小伙儿成了陈火培的“革命战友”。夜里要“出活儿”,年轻人一把扛起百余斤重的混凝土,跟着陈火培就往“施工现场”赶。几个人忙乎一夜,浑身是汗,一路欢歌着到家,根本忘了身边这个干劲十足的老头已经85岁高龄。

    陈火培在80岁生日那天,写下这样一篇日记:“今天是我80岁的生日……我中午12点整,推了手推车一吨黄沙,去丁国培家宅前,东西路修理。此路坏了2年多了,一直无人修……很不安全,决定把它修好……”

  除了“本职工作”,陈火培每天要做的事有很多:捡道路上的杂物,帮助房客们打扫公共卫生间,给院里每家人烧两壶热水……这些事偶尔做一次,是小事;天天做,年年做,就成了了不起的事。

    陈火培指着《雷锋日记》里的一句话——“我觉得自己活着,就是为了使别人过得更美好”,反复地读。这句话被他在书中用红笔、黑笔划了一道又一道。

  在金港村说起陈火培,不一定人人对得上号,要说起那个“每天做一件好事”的固执老头,每只手都指向那条画着墙绘的巷子。“好多小事,不值一提。‘我觉得自己活着,就是为了使别人过得更美好。’这是雷锋说的,我还比不上他”。

主办:上海市奉贤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6057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