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搜索 
中国文明总站  地方网站
长宁区文明网->长宁文明网->原创评论
百新书局·缤谷店:给“百”姓以“新”视野、新格“局”
发布时间:2017-06-21  文档来源:上海长宁文明网  关键字:长宁
【 字体:

2015年5月,天山缤谷广场东座试运营,作为一位附近的普通居民,上海影城、上海歌城的入驻确极大提高了文娱生活指数;而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也许初时选择入业此处是因为长宁区图书馆毗邻而居。时隔两年后,百新书局·缤谷店的入驻着实为我们带来了更新鲜的文娱视觉。笔者以为,“新”寓于文化上的新视野、新格局,而“鲜”则在于相较长图藏书的“时鲜”及其百新自身场所布局和功能上的“时鲜”。

前世:百年历史,相伴百姓

百新书局,在老上海的出版业,相较于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许不算名响,但“龄”如其名、已然逾百。1912年,由徐鹤龄先生创立于福州路上,早期主要从事图书零售、出版发行和出租旧书。民国时期,以印行大众喜闻乐见的文学小说类作品为主,其中最具盛名的当属张恨水先生的《啼笑因缘》和《纸醉金迷》,还有秦瘦鸥的《秋海棠》及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新传》。1939年,先后在香港皇后大道和德辅大道设两家分店。1949年,停止图书业务,改为专营文具。1959年,公私合营成立“百新文化用品商店”,一度是上海最大的综合性文化用品商店,如今改制民营。从历史变迁角度看,百新书局的经营业务一直走的是贴近大众生活的“百姓”路线。

今身:新老交融,时鲜视野

如果说,2016年10月福州路上的“1912百新书局”是华丽变身的老店新开;那么,上月初长宁天山路上的“百新书局·缤谷店”赞谓新店新貌;如果说,“老店新开”依然葆有“前世”文具店的风貌;那么,缤谷店则是从文学、社科到艺术一应俱全地满足市民对文化精神渴求的完全意义上的书店,可以说是完成了由“文具”向“文化”的完美蜕化和“今身”诠释——

“百新书局·缤谷店”,挑高宫殿式顶上绿植帘垂下,布局空间的错层式设计,通过简约木阶有效地将书籍文具区与休闲咖茶区间隔开。上层“藏书阁”,宽敞的长条式吧区,可对坐耳语、可面盆景自阅,有独立私密的阳光房、有可容纳十人环座的会议室;下层宽敞明亮,开设了致于培养亲子关系的“童话镇”和“家长学校”,亦开设了助于手帐爱好者发展线上线下交流的多功能“手帐区”。即便“新”如上述,你却还能在不经意的某一细角处、某一墙角板言句中发现“1912”的味儿。

——从设计到布局到细节、从经营理念到营造氛围到营销方法,无不体现着老店与新貌、文具与文化的传承。无怪乎,如今坊间有句话:“在上海,你可走进淮海路上以学术为标志的三联书店,也可以感受新天地湖滨道上“言又几”的多元素融合,但只有在‘百新书局’你才能体会到老派与新潮的融合。”

展望:百新+百姓,格局即发展

一方面,前世“百新”,出版大众文学、经营百姓文具;今身“百新”,虽百件换新、百貌焕新,店内依然处处可现“以人为本”式经营。笔者以为,“格局即发展”,这当就是“百新”心中有“百姓”得以百年如新、百年还(huan)兴的根本。做事业如此,做人亦如此。一个人,能把国家利益和集体利益放在自己的情怀之上,有一心为公的格局,自当不一般。同理,为党者,想百姓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踏踏实实为群众办好事、办实事;为党员者,以“两学一做”为法宝,以“三严三实”为标准时刻要求自己;为领导者,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志;为民者,上下一心、众志成城;则国必强。(国季原)

注意:如无法下载附件,请右键“目标另存为”即可。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