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地方网站
邮箱 搜索
 
 
|
|
|
|
|
|
|
|
|
|
|
|
|
|
|
|
|
|
|
|

“航二代”薛莹:心中有光 不怕路长

发布时间: 2018-09-29    文档来源:中国文明网     责任编辑:孔凡俊
字体:[] [] [ ]

8.jpg

 

  薛莹,1973年8月生,中共党员,航空工业西飞国际航空部件厂铆装钳工。全国道德模范、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薛莹带领以她的名字命名的“薛莹班”,坚守“让世界享受中国制造”的使命,不断改进操作方法、工艺流程,实现百余项创新创造。

    

  我叫薛莹,是一名来自航空工业西飞的铆装钳工。

  我是第二代航空人,是一名“航二代”,我的父母为支援祖国航空建设,1958年来到了位于西安东北角一个名叫“阎良”的贫瘠小镇。为了中国航空大业,他们吃过很多苦、经历很多磨难,却无怨无悔,奉献毕生。记得母亲在退休6年后重返企业,参与与美国麦道公司合作的项目,很多资料都是英文的。我回家总是看见她带着眼镜非常费劲地在查英文字典,就问她:“英文资料不是有人翻译么?您这么大岁数费这劲干嘛?”妈妈头都没抬说:“新资料等着用呢,我试着翻译,技多不压身嘛。”航空报国,这就是第一代航空人对自己的要求,这些品质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后来的我们。

  

 

薛莹和妈妈,这是两代航空人。

  

  1987年,西飞和波音公司开展国际合作项目,合作促使我们的管理技术水平更快地与国际接轨。1992年,我参加了工作,接触到美国波音公司的产品,这也是我真正理解改革开放并投身其中的开始。

  带着父辈身上的敬业精神,我全力以赴地投入到工作中。

  没想到的是,一年冬天,才一岁多的女儿断断续续地咳嗽。年底正是单位最忙的时候,各项生产任务都要完成。我早出晚归天天加班,一直没能给她好好看看。拖了两个月,女儿的病加重了,我才抱她去西安医院检查。大夫做完检查就责备我:“怎么才想起来看?现在已经转为肺炎了,你自己看看片子上的阴影!你这妈当得……”后面大夫再说什么,我都听不见了,傻傻地抱着孩子站在医院走廊,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内心无比自责。我宁愿得肺炎的是我,宁愿让我这当妈妈的来替她承担痛苦。

  这样的事情在西飞不是个例,而是很多。

 


薛莹在铆装钳工的工作岗位上精益求精、一丝不苟。

   

  年轻人杨锋实习刚满一年,就遇上运-20研制。他与未婚妻熊丽艳都主动请缨参与到运-20研制一线中去,订好的婚期一拖再拖。哪有不恋慕青春飞扬、花前月下的年轻人?只是他们更懂得选择最重要的那一项

  运-20的研制团队有不少杨锋这样的年轻人。有的谈着恋爱,虽然都在厂内却不能常见面,两人只能隔三差五地拿着各自的加班盒饭,中午匆匆凑在一起吃,算是一解相思之苦。有的,行军床就搭在生产现场,晚上累极了,搭条被子躺一会儿,以便于有问题随时醒来……一天三顿饭吃在单位,是这群年轻人的常态。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中国人的大飞机能早日飞上蓝天。

  最终,运-20大型运输机(大运)仅用了国外同类飞机一半左右的时间成功实现首飞。在大运首飞的第二天,杨锋、熊丽艳举行了两人一拖再拖的婚礼,成了大运研制历程中的一段佳话。

  心中有光,不怕路长。正是“航空报国”的信念,引领着航空人创造着一个又一个让世人惊叹的奇迹。

  从1992年走上工作岗位到2005年的十多年,是我与我的班组快速成长的阶段。我们这个以女性为主的班组,为了进度和质量的提升,不断挑战着女性能力、韧性的增值点。在与波音合作项目试制期间,我们每天都面临着繁重的劳动和没日没夜的试验。重达70多公斤的部件,一天之内要在5台工装间抬上抬下十余次。班里年轻的女性们都咬紧牙关硬挺着,白天晚上穿梭在工装间,每个人腿上、胳膊上都碰出一块块的瘀青……大家都清楚,生产周期是不能碰触的红线,加班成了工作的常态。

 

 

以薛莹的名字命名的“薛莹班”,承担着波音737—700垂直尾翼可卸前缘组件的装配任务。图为2014年“薛莹班”成员照片。

   

  那个时候,大家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当妈妈的顾不上孩子,当女儿的顾不上老人,大家拼尽全力奔波在生产现场。即便这样,我们努力生产出来的产品还是不能达到外方代表的要求。怎么办?是外方代表“鸡蛋里挑骨头”?还是我们的传统工艺需要改进?带着诸多问题,我到上海飞机制造厂学习。生产现场不让拍照片,我就用笔画,跟在老师傅后面探索思考。把问题都搞明白后,我们通过改进方法,终于取得了成功。我们用智慧和双手拿到了波音公司发给全班的“用户满意员工”证书,我们让外方代表信服:“航空女工,能做到!”我们在美国人惊叹的目光中感受到了“让世界享受中国制造”的骄傲。随后,我们获得了更多的波音订单,在国际转包市场占领了一席之地。

  我们心中有光。出色地完成工作,做一个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的女性就是我们心中的光。改革开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我们心中源源不断的光源。

 

 

薛莹带领全体组员改进操作方法、工艺流程,实现百余项创造创新,啃下一块又一块硬骨头。

   

  随着改革开放,航空工业走出了徘徊多年的低谷,各种型号的飞机一个接着一个飞向蓝天。这几年在国庆阅兵、大型演习中进入公众视野的飞机,全部都是近二十年由航空工业研制出来的。我的父辈们常常感叹:你们遇上了最好的时代。

  在这个最好的时代里,我们这代人的幸运经历就是国家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改革开放使国力日渐增强,航空工业进入到飞跃发展的时期,尤其是被命名为“鲲鹏”的大型运输机交付部队,使中国人自己制造大飞机的夙愿一朝梦圆。航空强国不再是梦想,保卫国家是我们航空人终身的使命,因为有国才有家!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习近平总书记的话始终萦绕在我的耳边。这40年,不论是父辈还是我们这些奋斗中的“航二代”“航三代”,航空人一起用汗水浇灌梦想。我们只是千千万万各行各业中国人的一部分,但就是众多的我们,让千千万万像阎良这样的小镇从贫瘠走向富饶;同样是千千万万的我们,正通过不懈奋斗,努力实现中国梦!

  (作者:中国文明网) 

发表评论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公益广告中心
www.wmsh.gov.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6057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