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地方网站
邮箱 搜索
 
 
|
|
|
|
|
|
|
|
|
|
|
|
|
|
|
|
|
|
|
|

看书看展看演出 这个冬天上海街头处处有暖意

发布时间: 2018-01-10    文档来源:上海文明网     责任编辑:孔凡俊
字体:[] [] [ ]

WDCM上传图片 

  

  沿岸漂流的图书馆、电话亭变身博物馆、公园里广场上的街头艺人,只要你走到户外,漫步街头,这些新兴的街头文化形式总会带给人无限的惊喜。

  上海的街头文化正在慢慢呈现更丰富和多彩的面貌,这些文化也在惠及更广泛的职工群体。在图书馆和电话亭博物馆里,职工主动化身志愿者投入工作,在广场和公园里,职工和街头艺人们成为朋友,让彼此成为街头靓丽的风景线。

  “转角有惊喜”,和大家印象中的展览演出不同,在户外零距离地接触艺术,感受传统文化的魅力,街头的精彩一面正在等待更多职工去感受、去发现。

  阅读、观展、看演出 

  这个冬天,上海街头处处有暖意 

  在三九将至的上海街头,若是天气晴好,除了晒太阳,市民职工们还有什么更有趣、有意义的冬季打开方式?有!北至杨浦、南至浦江,又或者在中心地区的静安,你在路边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看书、看展、看演出……“建筑可阅读、街道可漫步、城市有温度”绝不仅仅是句期许,这个冬天,上海的街头正处处洋溢着暖意。

  新街道有了新邻居:河狸作伴、书香相随 

  两年前,位于闵行区的浦锦街道由原浦江镇析出成立,此举曾被视作市委一号课题成果在闵行的落地,也是闵行区解决目前区域社会管理问题的破题之举、破局之策。而对于生活、工作在浦锦街道的十几万居民来说,改变也在悄然发生。

  浦锦街道来了新邻居 

  作为一个处处沿河而建、依水而居的新型社区,浦锦街道有着纵横发达的水系。去年秋天,浦锦居民们纷纷发现,河道两旁出现了许多以河狸为原型的卡通涂鸦,这可爱的一家四口,不但热爱生活、守法有礼,更在勤勤恳恳地工作着———仿佛正是浦锦人民有爱的日常画面。

  为什么是河狸?据数据显示,浦锦街道至今保留着约7000亩农田,在黄浦江东岸还拥有大片生态林及涵养林,森林覆盖率为18%,水域占比高达16%。而对河狸来说,它们一生只有一个配偶,为了保护家人和巢穴,每天最热衷的正是筑坝和改造栖息环境。河狸热爱工作和家庭的品质很好地展现浦锦人民勤劳、善良、具有亲和力的一面,是最适合浦锦的亲和大使。同样是近水而居、同样是勤劳善良,这个以可爱著称的小动物,如今已正式入住了浦锦街道,并成为了唯一的吉祥物和“代言人”,它的最终造型设计,则来自于上海世博会吉祥物“海宝”的设计师、同时也是浦锦居民的台湾画家巫永坚。如今,走在浦锦街道的大街小巷,憨态可掬的河狸一家总是随处可见,成为令大家安心与快乐的存在。

  图书也能沿岸漂流 

  既然选择来到浦锦定居,代言人河狸一家自然不仅仅会卖萌,它们还带来了让所有人惊叹的礼物———漂流书屋。经过近半年筹备,2017年岁末之际,40个河狸造型的袖珍书屋出现在了浦锦街道的各个角落。这些看起来只有半个电话亭大小的书屋,却有着可以装下近百本图书的大肚量。

  无论是谁,漫步于任何一个书屋前,都可以随手拉开有隔水功能的透明门,取出自己心仪的图书,或在路旁长椅上小憩阅读,或将书本带回家去。当然,书屋旁的提示板上同样呼吁大家将自己的闲置图书放进书屋内,让它们沿着河道漂流,将知识分享给更多的人。

  活动一经启动,河狸书屋立刻受到了居民们的热烈反响。浦锦街道文体中心主任徐晓轶告诉劳动报记者,作为街道打造的城市综合阅读项目,书屋旨在营造“时时有书读,处处可阅读”的书香城区氛围,它的推广集合了政府、企业、社区等各方力量的共同参与。“浦锦只有三万多户籍人口,大部分是生活和工作在这里的外来人口,他们上班时服务于浦锦的各个行业,下班后也生活在这,我们希望大家能在这里得到更好的文化服务。”

  如今,首年度40个河狸书屋已全数投放完毕,图书内容也包罗万象:不但有儿童绘本、养老保健类书籍,也有时下年轻人喜欢的小说和畅销书。按照计划,未来两年内,它们还将继续出现在浦锦街道的更多角落,“我们将会进一步拾遗补缺,甚至在一些农村地区也增加试点,最终在2019年内完成100个。”

  新职工也是志愿者 

  徐晓轶向劳动报记者表示,河狸书屋中的首批图书由政府托底购买,后续来源都将通过社会发动、爱心捐献等方式筹集。“我们希望营造一种分享的理念,只有在一年内做到不花费行政资金购买补充书籍,这个项目才算是真正的成功了。”而如何广泛做好宣传和倡导工作,则需要书屋志愿者们的共同努力。

  刚从上海大学毕业一年的樊嘉连是个土生土长的浦锦人,不过在此之前,她说自己对于街道工作和浦江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了解,而如今作为街道上的一名年轻职工,同时也是河狸书屋志愿者队伍带头人的她,已然是个浦锦街道的“活地图”了。

  从最初的选址规划,再到招募志愿者、设计海报、分享河狸书屋的活动内容,如今,一支大部分由社区里热心的阿姨妈妈们组成的志愿者队伍共有25名成员,大家建立了微信群,在樊嘉连的安排下,每人每天在自己负责的片区进行巡查:补充书籍、报修损毁,还要不厌其烦地向路过的居民们宣传书屋理念。

  樊嘉连说自己已经把这份责任当成了习惯,就连休息时与家人在河边散步路过书屋,都会忍不住上前查看情况。街道工作虽千头万绪却也能安排得井井有条,而无论是与志愿者阿姨们还是社区里的居民打交道,樊嘉连都只有一个原则:耐心热心诚心。“经常有人问起来,我就告诉他们,我又是居民、又是志愿者,又是街道工作人员。”她自豪道。

  元旦刚过,她的新年工作计划也早已明确下来:完善志愿者管理机制、让书屋宣传走入每一个小区内部。“今天又接到一个报名志愿者的电话,说明我们之前的工作正逐步得到回应。”她说自己始终相信,在实体书店经营受困的当下,对阅读的期待却始终存在,她希望河狸书屋成为浦锦人心中的温暖港湾。

  老社区翻新花样:转角处处有惊喜

 

WDCM上传图片

  

  近日,一条布满“电话亭博物馆”的街道在网上迅速走红,引发了大量关注和热议。在杨浦区四平街道,这些曾经的“街头摆设”如今华丽转身。其实,由同济大学与四平街道共建的“四平空间创生行动”历时3年至今,带来的惊喜远不止这些。

  电话亭摇身变成博物馆 

  四平街道位于杨浦区中西部,在这里,70%的住宅都是上世纪50至80年代建成的老公房。社区设施陈旧单调、居民普遍老龄化,曾是这个街道留给人们最刻板的印象。

  然而,街道固老,却有不可忽略的文化优势:其中近三分之一面积正是同济大学校址。而这次的电话亭博物馆,就是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与四平街道共建项目“四平空间创生行动”的活动内容之一。这些电话亭外观上看起来并无新意,内设却别有洞天。贴心的是,在与电信部门充分协调后,所有被征用改造的电话亭都是双间:一侧用来展出,另一侧则继续保留原有的通讯功能。

  在这些小小的一平米空间内,展出的作品丰富多彩:有从同济大学博物馆请来的展品泥泥狗,有社区奶奶创作的非遗布艺画,有创生行动图片展,还有来同济交流的美国艺术家依托电话亭创作的即兴舞蹈《双重行为》。劳动报记者了解到,这些展览只是其中的第一部分,今后还将以每半年一次的频次进行更替。

  空间创生一直在行动 

  早在2015年12月,四平社区空间创生行动就已经开始:第一季围绕社区场所营造,带来了72处社区空间的微更新;2016年第二季则更加重视本地居民及社会资源参与共建,团队和居民至今已改造了30多个楼道公共空间;而2017年第三季更在继续提升社区公共环境艺术性的同时,思考“共创四平”的可能性,通过多方参与协力打造宜居活力、有温度的四平社区。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院长娄永琪曾表示,对于学校来说,这是一次专业教学和社会公共服务结合的创新尝试,希望通过创意设计,把大学知识、人才等资源更多地向社区、社会溢出,为共创城市生态友好型社区贡献力量。“我们到社区不是为了点缀一些花花草草,而是要在社区研究未来生活的可能性。”

  为了更好地了解社区需求,作为策展人之一,同济大学在读博士生朱明洁和同学们去年曾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意见征询。他们历时两个月,采访了76位不同年龄层和职业的居民,最终得出了四个关键词:乐龄、活力、优美和循环———这也是他们将来所要努力的方向。

  未来的四平会变成怎样? 

  “电话亭博物馆和普通的美术馆不一样,它是用创意的概念,通过这些窗口展示街道的精神面貌,改变居民的生活方式。”街道办副主任沈英举了一个最直观的例子:某处街角因地理位置相对隐蔽,常有行人在此地便溺,自从装置了一块艺术镜面后,不但变得美观明亮,且再无不文明行为的发生。

  说起3年来四平的改变,沈英可谓如数家珍:设计学院和社区相隔的红砖墙、两张不锈钢板上切出的同心圆镜面桌椅,还有广受小朋友们喜欢的圈圈王国……社区更新是一个长期浸润的社会化参与过程,对于艺术家们来说,作品既要体现城市公共属性与艺术、设计、创意的结合,也着眼于社区创新能级的提升。而对于社区负责人来说,这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实现所有人的“安居乐业”。

  “我们街道的商品房很少,老公房的人口密度较高,而居住者大部分都是已经退休的老龄职工,他们在社会改革发展的进程中,曾经做出过很大贡献,如今到了晚年搬离旧址并不现实,我们却可以从环境美化和增强实用性的角度去改造,来提升居民的幸福感。”———老得优雅、旧得有味,转角处处有惊喜,沈英告诉我们,这正是对四平街道未来生活的最好定义。

  葫芦爷爷也来了:街头艺人让城市更有生机
 

WDCM上传图片

   

  周六早上10点,静安公园入口处,黄阿金拎着自己的拉杆箱和大包小包,开始整理自己的展示位置。他被人称为“葫芦爷爷”,因为一脸白胡的他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葫芦兄弟》里的爷爷形象。把大小各异的葫芦摆放出来,黄阿金便坐在自己的小折叠椅上,开始了新的雕刻工作。此时,来来往往的市民开始围了过来,端详着“葫芦爷爷”手上的活儿到底有多神奇……

  街头艺人:从8人到120人 

  对于黄阿金这样的街头艺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周末上午。今年68岁的他,退休前是上海港务局的一位美工宣传干事,退休后依然不停歇。

  他告诉劳动报记者,家里爷爷辈就是干木工雕刻的。浓厚的家庭艺术氛围,让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创作之路。黄阿金至今已经创作了大大小小上万个葫芦,并得意于在葫芦上展现中国山水画和诗词。

 

WDCM上传图片

   

  说话之间,易拉罐雕塑画艺术家李雄刚前来和老黄打招呼。“老黄,别忘记把证挂起来啊!”一经提醒,老黄马上去箱子里翻出了街头艺人的上岗证,挂了起来。

  李雄刚是2014年11月第一批持证上岗的街头艺人,也是全国首批持证上岗的街头艺人。如今像李雄刚这样的“老法师”,已经升级成了街头艺人的督导员。他负责在各个表演区域巡视,提醒街头艺人遵守各项规范,比如不开价、不扰民、不违章、不污染环境等。

  李雄刚告诉劳动报记者,从第一批8个街头艺人,到如今120人的规模,4年不到的时间里,持证上岗的已经是第九批街头艺人了。

  都有绝活、都有钻研精神 

WDCM上传图片 

  

  在黄阿金身后,来自山西的小伙子王士平戴着夸张的彩色假发,身前放着无数气球,气球前挂着他的持证上岗牌,表演内容一栏写着:小丑气球。

  采访当天,上海户外的气温接近零度,风很大,刮在脸上,那感觉并不好受。王士平除了一件小丑服外套,里面只有一件薄薄的毛衣。这份职业让他不能穿很多,否则活动起来不方便。

  王士平表演的小丑气球是人气很高的项目,深受孩子们喜欢。“他们有的看我留着八字胡,一开始会有点害怕,躲得远远的。但当我开始把气球吹出形状后,他们的目光变得不一样了,有的甚至跟在我身边不肯走了。”那天,王士平为一位默默看着不出声的腼腆小女孩做了一顶气球皇冠。戴上皇冠后,小女孩终于开心地笑出声来。

  王士平告诉劳动报记者,气球制作看起来很简单,绕几个圈,扎成小动物的样子,其实这里面的复杂程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曾经有个小朋友,点名要做一只小白兔。可把我难住了,那次我当场做了40分钟都没能做出来。回去,我就和弟弟研究到底应该怎么做,花了几天几夜,解决了很多技术上的问题,并把制作时间控制在10分钟内,最终呈现的效果我还是很满意的。”王士平说,这份职业让他很有成就感,攻克一个又一个难关,小朋友拿到气球乐哈哈地笑,是他最开心的一刻。

  街头艺人得到更多尊重 

  王士平和他的弟弟王路平如今都是持证的街头艺人,可在之前,他们并没有这种安全感和认同感。被保安赶来赶去,有的时候还被没收了气球。那段时间,他的确有些迷茫,哪怕有时候生意不错。王士平说:“街头可以锻炼一个人的技能,很成就人。”

  李雄刚的经历更为曲折———做了28年的易拉罐雕塑画,这几年才收获了内心的安定和富足。早年从废品公司下岗后,他一时间找不到工作,就凭借爱好制作易拉罐雕塑画来谋生。在城隍庙摆摊18年,他始终认为,那里的只是生意,不是创作。

  在取得街头艺人的上岗证后,他向妻子提出,要离开城隍庙。“妻子当时很反对,对我说,好歹人家叫我一声老板娘,你现在说走就走,将来怎么办?”李雄刚坦言,当时如此倔,也是下了决心。好在,他的创作得到了认可,作品《外滩记忆》如今摆放在大世界的非遗传承板块里进行展出。

  更令人感到惊喜的是,就在今天,李雄刚和另外几位街头艺人将飞往美国纽约,在那里参加“欢乐春节·上海文化周”,李雄刚负责非遗环节的一些展示。这是李雄刚第一次去纽约,“我们会在纽约中央车站进行表演,我也会现场制作,让美国朋友也了解易拉罐雕塑画。”(来源:劳动报)

发表评论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公益广告中心
www.wmsh.gov.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6057573